乔木生黑河

就算是漠刀壮士,面对在意之人,也有害羞的时候。

填充一下空空如也的内容~看到吞捅了桃,难以平静,产生了一点想法,可能会被后面剧情打脸qwq。
(吞佛封禅一人论厚)
阿来是桃子修佛时净化出的恶体,两个人追求的道义信念便有天差地别。佛剑大雪原退隐时曾说:“不动心,何以知晓众生之心;不入苦,何以明了众生之苦;不曾提起,便不能放下。”有无限慈悲,便有无尽心魔,无正无邪,正邪相依。两个人是最极端的对立,也有最紧密的联系。
桃子相信魔能够被净化,除了慈悲,或许也因为他自己本就是弃恶重生的佛,坚信一剑封禅的存在。桃子把吞佛带到九峰莲滫,是期待一剑封禅能够战胜吞佛童子的。
但一剑封禅被逼出体时没有意识,他就是吞佛童子,是吞内心的善念。
封禅被抓去时说“人的生命中皆有苦苦守护的坚持,我的坚持就是骨气与自我。”吞佛在奇象被抓时,说的是“每一个人都有苦苦守护的坚持,那就是骨气。”他此刻仍是骄傲的魔,但他没有提到自我。他曾在战斗中为断叶分神,也曾因敌手多问而感似故人,这样的情感不属于魔,属于他吞佛童子。
他此刻守护的坚持是身为魔的尊严,不是为吞佛童子这个存在。到现在,他依然是惘然邪影,认定的归宿并不是他的真意,而他也不能完全捕捉到自己的复杂心绪。封禅知目标却失路,吞佛坚定为魔而不知真。
剑雪还在的岁月里,双邪偕伴同行,在寻找自我的路上各有目标,不是孤独迷茫地人世徘徊。 那段时光是剑雪“短暂的人生中唯一拥有的记忆”,也何尝不是一剑封禅最明亮的时光。寻求自我真意的执念,不随人格消失而消失,不随记忆泄尽而无终。我认为吞佛没有说出那后半句不是因为他失去了自我,是他认定魔之身份,佛魔不容,故要守护骨气。
封禅的存在,与剑雪的相遇,宿命之战,种种因果造就如今的吞佛童子。吞佛刚出时是冷酷而纯粹的魔,宿命之战前吞佛去问夜重生双邪的交情,他难以相信自己居然能拥有过命的朋友。宿命之战最后,占上风的剑雪抱起变回的封禅这一刻,是无数意难平的起点,也是吞佛改变的最初:他的确有为他交付性命的朋友,有属于封禅的过去。
赦道开启那晚的大雨,满目萧瑟的落叶,能让吞佛有所思,让他改变的理由仍未知,但傻剑雪,能让他确认封禅的存在。我一直一厢情愿地觉得剑雪无名仍存在于吞佛的灵魂深处守着他隐秘不为人知的温柔与善意,守着属于封禅的人格,没有真正的形神俱灭,没有被真正地遗忘。
一剑封禅是吞佛童子,吞佛童子是一剑封禅,两者不是双桃那样轻易分离的两个个体。看特别节目被弹幕剧透吞佛最后选择帮助正道,对后面的剧情有种说不出的期待。搜一莲托生的时候才发现它的含义有同生共死,或许到最后重新找回寻求自我真意的执念时的吞佛,能够在内心深处听闻叶笛声响。
他曾以封禅身份给了剑雪一片天,而两人追求信念不再迷惘的记忆,和最后那雪落的禅声,能冥冥之中以过往细节牵引着吞佛再度迷惘,改变,寻求真意,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一莲托生吧。